钓鱼小能手711

灵魂写手,笔名向舸,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本命仙流,原创钟莞,博人一笑,感谢围观。

仙流同人读书笔记(1):缱绻之意缕肺腑 亲爱又何必在此(《于无声处》)

无论你一直想通过意志去做成什么,总是会成为一种负担,一种冲突,一种内在的紧张,你随时都有可能失去它,它必须被持续地保持着,保持它需要能量,保持它最终会把你消耗。只有不成为负担的东西才能在时间的长河里成为永恒,只有无一丝一毫不自然的东西才能永远永远与你在一起。  

所以,仙道对藤真说,不谈爱情。  

不谈爱情,谈感情。不谈激情,谈习惯。  

可是,正因为这样,没有负担,没有对的需要遵从也没有错的需要避免,便会放松的存在,自然而然流向永恒的河。  

应该很适合这两个任性的家伙吧?藤真想,习惯,是唯一和时间成正比的东西呢。  

爱情,时间去磨淡它。  

习惯,时间去加深它,然后把它变成自然。

——《于无声处》阿蝶


《于无声处》,是我最喜欢的仙流文之一。

它在我心里占据一个很高很高的位置,就像夏夜温柔的星空,悄无声息笼罩着整个宇宙。


#普通人

这里的仙道,是包容而温暖的存在,当然也有任性的、无伤大雅的小小伎俩。

虽有狡猾的小阴暗和略显任性的特质,但总体上说,这里的仙道却尽显温暖与包容的善良:对冷面小子流川隐隐关怀,对吵闹打架的隔壁邻居宽容习惯,对追而不得的藤真的照顾理解。

这种温柔本身就似出自生活的暖意,故而使行文更加隽永美好。


这里的流川,是白纸般的纯粹,如原著般少年气息,冰山似的外表下是燃着的善意。

《于无声处》的流川,可以说是仙流文中塑造的最为经典成功的流川形象。

正如Surius曾说:“他看似冷淡实则温柔,看似迟钝实则聪明——许多聪明人如仙道藤真,总因这聪明将生活过得复杂,但流川不一样。他聪明却活得简单,而正是这简单,使他更有一种对生活的通透——不是过尽千帆的透彻,而是将生活做减法到最简,本性的纯粹和明净。 ” 

纯粹、无声、简单、坚定。


这里的藤真,是名画般的美,美在面对情感的理智与成全,美在面对阴影和伤疤的坚强。

文里的藤真,对自己的归属与家庭情况有着清醒理智的认识,对仙道的拒绝,对父亲的释怀,这些无一不让我看到那个在原著里的学生教练的身影。他雅致而善良,聪明而坚韧,他有着柔情似水、温文尔雅的一面,却也有坚强不屈、不向伤痛屈服的一面。

可以说,这里的藤真,是我最为喜欢的仙流文中的藤真。


这里的其他人,也被生活打上了一层柔柔的暖光,温柔隽永,带有深意。

樱木、晴子,两个单纯善良的人,深爱且理解对方,十分可爱的夫妇。

三井虽然出场较晚,但伴随故事发展,当渐渐看到他带着痞气的深沉与豪情,书里卷外,无不动情。

还有田岗和安西,原本以为他们会代表着严苛不合情理的规则,却也在生活的温柔里也令人捧腹和动容。

还有,流川桦、邻居小妹......每个人身上都笼罩着生活的温情与人性的美好,鲜活又自然,尽显温柔。


#缱绻之意

有很多人说不能理解此文萌点在哪里,说似乎只能看见仙藤两人的情感纠葛,说此文谈情不足。

但,于无声处,缱绻之意就在这“于无声处”。


仙道和藤真,是太远,太复杂。就像是爱上爱情而非爱上对方的两人,朦胧中隔着大雾,也被一时激情冲击。藤真有着自己清醒认识和理智判断,他知道纵然有一时激情,也不会有长久默契。

这像太多现实中情侣之间,年轻的爱恋多带有盲目,或许爱上的只是对爱情本身的沉湎与向往。


流川和樱木,是太近,太本能。挤在一起生活,对感情迟钝,打打闹闹,倒也彼此习惯。他们之间是超越友谊之上的感情,却又因太简单而又重新回到友谊的正轨。永不开的花也永远不会凋谢,樱木婚礼上的“我知道你稀罕的”,令人感动。也安然无恙,全身而退,生活继续。

我本人很有幸地体味着这样的情感,也有像花流二人般的挚友,争吵互怼,嘴上说着嫌弃,心里却分外珍重,虽然开不出花朵,但相安无事,简单无恙,反倒是一种情感的永恒。


而仙流,不近不远,不过于复杂,也不过于简单,恰当的感情与温度,纯粹的习惯与陪伴。

就像藤真所说,“如果有一天,仙道彰的感情是无关性别,无关外表,也无关欲望地产生,那才叫爱上。”

对任何人亦如此。

起初见面看你不太顺眼,相处很久才发现你的好看;抱着毫不在意的心理,却又不由自主在晚上为你披上外衣;从未想过去追求,但却格外幸福与坦然。

人与人之间最恒久的感情,就该是这样,就该是像空气和水般的存在,十分重要又早已习惯,平淡而纯粹,不施力去占有,只是静默陪伴于无声处。

这或许就生活中最好的爱情吧。


#无声之处

初读《于无声处》,是在考试结束的周六晚上,手头虽放下所有的试卷和疲累,心里却是压抑和倦躁的。一点一点,在行文欢畅和幽默的氛围中,渐渐放下,掏空忧虑。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走进阿蝶大人的这个故事里,嘴角挂着笑,忘掉分秒。只觉得无比畅快和欣喜。

多么别处心裁的文章:特警队的他们,并不是与黑暗势力鱼死网破奋争牺牲,而是同众生一样,是挤在一所公寓的邻居,是柴米油盐OK绷菜钱,是才付了头期款的跑车,是出门没带前靠朋友被洗成一团的纸币,是原原本本的生活。

就这样跟随他们从空调坏掉的夏天一直到烟火四溢的新年,大笑大闹,一路走来。


再读《于无声处》,是在高考结束后回家的路途上。早已知晓情节,只是一点点品味蝶大幽默风趣的长长复句,伴有归家喜悦,乐在其中,无比顺畅。

这次觉得和仙流诸位更加亲近,仿佛就生活在其中,没有仰慕,只是默默调侃仙道的小小心思,对流川出其不意的反差萌上扬嘴角,在看到三井深沉豪情的一面颇为感触,也更对藤真的理智和坚强而动容。

只是在最后的那个片段,在仙道对藤真说“不谈爱情”的那个片段,忽然感觉长久以来在内心早已塑形的冰块温度渐渐升高,心中似有水分,汩汩淌着暖春。


第三次读此文,才是真正爱上的时候。

从失眠的凌晨开始,倚在床上看见天空渐渐泛出鱼肚白时,恰好读到仙道在幽闭室的地方,不由代入其中,醍醐灌顶,集中精神,木鱼一击。

就在那个雪后的清晨,毫无心理准备的时候,树开了花,菩提落了子。

当鞋子合适的时候,脚被忘却了;当腰带合适的时候,腹部被忘却了;当心灵正确的时候,“赞同”与“反对”都被忘却了。  

所以藤真才会对仙道说: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  

自然一接管,海洋就不远,河流不停地向它奔去…

那是最为自然和本能的状态。


我其实是一个对爱情、对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十分向往并相信的人,但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经历的大大小小,以及家庭环境,我始终在心里对两个人之间情感的持久度报以怀疑态度。这种渴望又怀疑的矛盾心理一直让我很苦恼。

但当我读罢《于无声处》,我可以听到仙流平淡宁静地告诉我,如果说没有感情的习惯是懒惰,那么带着感情的习惯,则是永恒。不仅是爱情,更是任何一种情感形式。

所以,不谈爱情,谈感情;不谈激情,谈习惯。

当鞋子合适的时候,脚被忘却了;当腰带合适的时候,腹部被忘却了;当心灵正确的时候,“赞同”与“反对”都被忘却了。

就在这无声之处。


码下这么多,其实已经可以结束了。

最后想说,希望钟爱《于无声处》的你我能够从中找到这份出自生活、高于生活的禅意,更感谢作者阿蝶大人写下这么美好温柔的故事。

刚刚一直想不出合适的标题,就引很久前某位同好对这篇文章的一句精致而深刻的评语吧:

缱绻之意已缕肺腑,亲爱又何必在此?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