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小能手711

灵魂写手,笔名向舸,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本命仙流,原创钟莞,博人一笑,感谢围观。

夏日猫告急事件

八月就快要过去了。
暑热已经褪去好多,空气里飘着紫荆花和扶桑的味道。正午阳光依旧像涂了过量蜂蜜的芝士蛋糕,但到下午却变得温和不少。 路边有卖蔓越莓和青提的太太们,街头等待电车的少女们撑着冰蓝色的伞,还有红得发亮的西瓜汁表面漂浮着一抹薄荷叶的鲜绿。
蝉鸣和阳光拉长了仙道彰的反射弧,他轻吸鼻子,又有些吃力地辨别着空气里洋溢的芒果清香。
仙道跨在摩托车上,等平交道口的警示杆立起,嘴角尝到汗珠的咸味,暗暗地想,这样的夏日,真该待在海边钓鱼啊。

湘南的镇民都很友好,风景也很可爱,蔚蓝的海岸和舒朗的街巷都是仙道喜欢的样子。
接下陵南这边的快递公司已经有三四个月了,快递小哥仙道彰很轻易地和镇民打成一片,体力好可以轻松帮住在东区的菊乃婆婆新购的冰箱抬上四楼,英俊帅气高大阳光惹得邻居梦乃小姐每周网购七次,摩托车驾驶技术好到连公司去年拿过“年终赛车MVP”的快递小哥三井寿都望尘莫及愧叹后浪推前浪,甚至连一向对雇员业务要求严苛的经理田岗都连称“仙道真是个天才”。
然而,在仙道的春季业务量领先诸多同事后,他开始心安理得地随意旷工,只为抽出闲暇拎着小红桶去钓鱼。

本来这天他是打算在海边打发掉下午,但午休起来一直替自己背黑锅的同事越野突然打来电话,带着很重的鼻音虚弱而又恶狠狠地说:“下午替我送快递否则以后别想再旷工!!”
无奈,仙道只好起身准备工作,有一搭没一搭问怎么前天还好好的突然就高烧了,在越野挂掉电话前听到他嘟囔说:“小心湘北那个街区有只黑猫,我被它盯上了,然后就这样了...那地方好多巫师呢...”
仙道觉得好笑,因为没有怎么见识过巫师的生活,所以他还不太相信魔法世界的事情,觉得越野有点小题大做,然后无奈地整理心情开始工作。

一下午的忙碌还算顺利,湘北街区确实住着许多巫师,但似乎和湘南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那些关在笼子里的猫头鹰和客户家中装着绿色晶体的坩埚让仙道开了眼界。
这里路边栽满好多高大的杨树,马路上的树影都泛着深深绿意,机车在下坡飞驰时耳畔有风拂过倒是凉快些,居民在夏日忙碌着生活,孩子们会挂着颜色鲜艳的游泳圈乱跑在街头,带着爽朗笑声朝着大海的方向狂奔。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第一位客户是赤木家,晴子小姐接过哥哥购买的球鞋,还送给仙道一盒草莓芝士慕斯蛋糕和一瓶宝矿力水。 仙道答谢过后看见客厅里坐着一个红头发男生大口嚼着乌冬面不满地嘀咕着“为什么要帮那个死狐狸”就惹来晴子哥哥的爆栗。
仙道笑笑,巫师们的生活也真是欢脱啊。

后来又到了藤真家。藤真健司是仙道唯一熟识的巫师,当然他是通过同事三井的介绍认识的。
这个人笑起来漂亮得不像男人,眼神里的光芒充满的魅力让仙道觉得有些诡谲,大概是因为他是个男巫吧。但三井好像已经被这位优雅美丽的男巫虏获了心,总是在办公室和越野争抢湘北小区的快递。在敲门时仙道默默想着,真该下午的工作交给三井啊。
藤真好像刚刚午睡醒来,邀请仙道进屋坐还揉着眼角打哈欠:“昨晚忙着大事,一宿都没睡呢...”
客厅是洛可可风,倒是像主人一样优雅华丽,一旁的桌子上还摆放着照片,上面的藤真好年轻,带着和现在一样美丽的笑,臂膀还搂着一个小孩,刘海长长,别扭地呆着脸,眼神凌厉得看不见低。仙道觉得,三井看到这张照片一定会喜欢的。
藤真说他昨晚在配药,问他什么药却又笑而不答,仙道喝完杯子里的蜂蜜芦荟水,看着对面的笑容心里发毛,皱皱眉也不想再问下去,起身告辞继续工作。

工作顺利,来来回回,虽然有些热但路边好心的婆婆送给仙道冰镇椰子汁。仙道嚼着椰果,骑着摩托,哼着不成调的歌曲,想着待会儿真的应该和谁一起去水库游泳啊。
当仙道还在想水库的事时,忽然一只黑猫猛扑过来,眼里散发绿幽凶狠的光。
仙道立刻欠身躲避,猛地想起越野所说的黑猫,难道就是它?
仙道可不想高烧卧床,于是掉头行驶,躲避黑猫。可是那只黑猫像中邪似的拼命紧追着他。
仙道行驶了好几条街,被只黑猫追着,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
那猫追得越来越凶悍,把仙道堵在一条小巷子里。仙道只好先弃了摩托,带上蛋糕和仅剩的一件快递,飞速冲出。
黑猫紧追不舍,仙道拼命跑着,高烧的滋味可不好受,自己虽一向风轻云淡,但绝对不想卧病错过夏日的最后时光,还想着去海边钓鱼呢,还没有去水库游泳呢......

最后,仙道狼狈地发现,自己好像跑上了一个十米高的陡坡,可是惯性作用,没办法停下,就只有,掉!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仙道睁开眼,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事。
再定神,发现自己吊在篮筐上。
原来是自己坠落时一情急顺手抓住了球场的篮球架。
大难不死,仙道跳到地上,长长舒了一口气,心还在怦怦直跳。
都是那只发疯的黑猫!
再向前看,仙道发现那只黑猫正人畜无害一脸无辜的蹲在球场上看着自己。
“喵喵”叫了几声,打了个滚,超球场边的草丛钻去。
哼!!看我怎么收拾你这只死猫!!!
仙道气愤地走过去,没踏几步,却发现草丛边大树下有一个正在睡觉的男孩子。

黑色的头发,泛着墨绿的光泽,刀锋一般刘海却显得格外飘逸。
白皙的皮肤,好看的鼻梁,撇着的嘴角似乎还流着,晶莹发亮的口水。
仙道看呆了,脑袋里忘记了所有,心脏或许由于刚刚从高处摔下的缘故,还在飞快跳着。
咚,咚,咚。

黑猫从草丛里钻出来,懒散迈着爪子,倏忽跳到黑发男孩手边抱着的篮球上。
仙道有些害怕黑猫会伤害这个男孩,下意识要叫醒他,却看见男孩睁开了双眼。
那是怎样清澈和深邃的眼眸啊,刀锋一般的双眉,真是英气凌人啊。
他抱着篮球和黑猫,坐在树下眯着眼望了望正站在发愣的仙道,又揉揉睡眼,嘟着嘴巴,凌厉气势也变得可爱起来。

咚,咚,咚。
仙道来不及考虑为什么自己的心脏越跳越快,只是望着眼前的人,猜测所有关于他的事情。
他觉得他或许是黑猫的主人;
他觉得他的性格应该就像黑猫一样孤僻而又可爱,骄傲但却温暖;
他觉得他很喜欢篮球和夏天,也喜欢在树下睡觉;
他觉得他应该有一个念起来很好听的名字,有关清澈的河流,有关秋日的树叶。
他想现在就骑着摩托载上他,吃完世界上所有的水果,然后再一起去水库游泳。
他听见他说:
“一对一,仙道。”

仙道突然醒了,觉得很奇怪。
这个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双深邃的眼睛看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又伸手指指仙道工作服上的罗马音。
那又怎么知道我会打球?
还未来得及问出口,天空忽然下起瓢泼大雨。

雨滴砸在身上有些痛,仙道,男孩和黑猫都躲在树下。
仙道说:“你怎么知道我会打球?”
“看过你的比赛。”
清凉似冰的声音,在夏日听来很舒服。
仙道想起公司春季运动会上自己灌篮时整个镇的女孩子都在尖叫。
“改天一起打吧。”仙道伸出手,“今天雨太大了,雨停后地面也会很湿。”
“哼。”男孩有些不耐,排掉了仙道伸出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啊?”仙道笑着问。
“流川枫。”
“啊?!”仙道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名字,刚刚就觉得他就该叫这个名字。
“这件快递是我的。”
“哦。”仙道发现自己手上拎的最后一件快递的署名就是“流川枫”,怪不得觉得之前见过这名字,赶紧递给对方,开心想着下午工作全部完工。

雨下小了,天空还有阳光,夏末的太阳雨使整个世界亮堂堂的。
仙道高高的冲天发因为雨水落在额头上,流川的短袖上也沾着雨水的味道。
整个世界安静下来,变得好小,小到似乎只能容下两个人,一只猫。

“你的猫真的很凶啊。”
“不,很乖。”
“它追着我跑超级远的......”
“一定不是它。”
“......好吧。”

“我们算是认识了,流川。”
“废话。”
“我想,待会儿带你去个地方。”
“不干。”
“那我就不和你打球。”
“哼。”
“生气了?”
“......要去哪儿?”

与此同时,藤真在家里听见“叮咚”一声,起身开门。
三井抱着一大束花递给优雅笑着的藤真。
进屋后,三井看着桌边照片,指着藤真身边的小孩问:“这是谁啊?”
“我表弟。”
“男巫都长这么好看啊。”
藤真笑得很得意,打个哈欠说:“昨晚一宿没睡觉,好困啊。”
“又忙着制药水吗?熬夜对身体不好啊。”三井十分心疼。
“都是为了我表弟的终身大事啊。”藤真把桌上一本厚厚的魔法书递给三井。
三井接过来,仔细看着。
“他最近好像喜欢上一个人,还是你的同事呢,就是那个很会打篮球的仙道。”
“仙道!?”三井很吃惊。
“嗯,”藤真点头,“你知道我表弟对篮球相当痴迷的。”
“把药水喂给宠物,宠物会根据特制蛋糕的气味把主人心仪的人带到主人跟前......”三井念道。
“嗯。”
“真是神奇。”三井惊叹。

“快坐上车啊,带好头盔。”仙道握着摩托手把,望着一脸犹疑的流川,扔给他一个头盔。流川跳上后座,收起腿,皱眉问:“去哪儿啊?”
“去水库游泳,怎样?”

突突突,仙道开起了摩托,街道上飘着雨水和阳光的香气,路边的烤肉店飘来烤肥鸭的味道,蝉声鸣噪起来,穿着各色衣裙的少女结伴走在黄昏道路上,孩子们叽叽喳喳谈论着喜欢的玩具和天气,阿婆阿公手臂挽着装有蔬菜的竹篮。天空像深海一样蓝,路灯的黄色好像巫师魔法棒点亮的光芒。
仙道笑着,行驶在马路上,身后的流川抱着黑猫打盹,头一次次栽在自己的后背,刘海弄的有些扎人。
他想,真的要快点抓住夏天的尾巴啊,不然它马上就逃走了。

【完】

2017.8.19
最近超级喜欢听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的《水库》
写下这个可爱又少女的小故事 送给各位
祝夏末愉快:D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