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小能手711

灵魂写手,笔名向舸,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本命仙流,原创钟莞,博人一笑,感谢围观。

秋暮夜长(Ⅰ)

“哟,我表侄流川,聊他?

“好多人都搁我这儿打探过,但你吧,还真是头一回让我觉着好奇,你说你一大老爷们儿大晚上的……抱歉我没别的意思……说起我表侄,嗬,说他得先给你讲讲另一个叫仙道彰的人。

“……就说仙道彰这人吧,长得挺俊的,性格也好,可就是有时候吧,犯愣装傻的,让人觉得怪不上心,可遇上个正经事儿吧,又确实天才。

“当年往那儿一杵,田岗那老头儿端着茶缸正监考着期末线代考试,他倒一脸春风,顶个葱头腆着笑脸,说,睡过了,嘿,可不把田岗老哥哥气得胃疼,眼瞅着时间过一大半,那能怎么办?叫他溜进去继续考呗,结果你猜怎么着,96分,还次次拿国家奖学金,你说气不气人?

“所以吧,田岗老头儿可给仙道当成个宝贝,整天挂嘴边,连晚上坐灯底下喂蚊子都要跟我叨上几句,后来——对,是啊,从小学搬过去,我和田岗教授一个胡同的,小时候成天被他家的藏獒撵着跑,也挺惨。

“说到哪儿了,哦,后来啊,整个学校都知道数院有个天才叫仙道,俊郎高大,脾气又好,多少姑娘们趁着下课挤着数统楼的大门,你说要是一般人吧,瞧着有这么多花季少女爱慕,早不就觉得人生圆满乐疯掉,嘿你别说,就冲仙道彰的秉性吧,他还挺有节操,不拿这当回事儿,我们哥几个都背后想着到底以后长什么样的姑娘才能入得了这尖孙儿的眼,他倒一脸风轻云淡的,大伙儿都想不明白这人究竟在想什么。

“对,没错,你想得对,是我表侄,但没那么快,还得再从那年入秋说起。

“那年入秋,你知道学校总喜欢搞些活动,折腾几下,下乡扶贫,让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打着一回,我和仙道是一届,按理说吧,我当时整个一朋克,要操全宇宙的架势,嘿你别笑话我,当年我突突突骑着摩托整夜飞驰和一叫铁男的老炮儿混过一阵子,那时候多洒脱风骚啊,身边要姑娘有姑娘,当然妹子烟酒我都不碰,想着好歹也是玩摇滚的,特么多少要有点自己的坚持,哎说哪儿了,说我跟仙道认识这事……

“我大二时候,刚刚入秋,浪了一晚上后——不是不是,我在三里屯小酒吧驻唱挣点零钱,没干坏事,我半夜骑着哈雷回宿舍,可能熬的疲了,眼神没瞅清,和一个一米九穿着大背心儿大裤衩子的人撞个满怀,那人有点犯迷糊,在楼梯上摔了一跤,手肘擦破点儿皮,我赶紧道歉,那晚有点犯傻,不知道为什么情怀膨胀了点,就说,算欠你个人情,那家伙也迷糊着,像是喝大了,说,我叫仙道。就这样认识了。

“后来慢慢发现,这学弟挺厉害的,每次高数都他帮我连夜补习,本科四年都没挂过——是,是,他是学弟,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前面也说了,这个仙道确实太天才了,也没办法。

TBC

流川日快乐!

评论(6)

热度(25)